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资料特马网站大全 > 正文

李隽 秉持克制之美

发布时间:2022-05-14

  去年,在一众收视率极高的综艺中,有一档画风不甚相同的节目突围而出,聚集了一批年轻的中国设计师,代表着“中国新生代设计师的创造力”。有一个人,在节目里总是穿着暗色服装,坐在那里一言不发,但作品的亮眼程度和本人内敛沉静的性格形成的对比,加上俊朗外形,让他立马成了节目出圈第一人。他就是李隽。

  他的头衔很多,官方介绍还记载着李隽时装生涯里的诸多荣耀。他曾跟法国导师潜心钻研三年女装,而后远赴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攻读男装设计,大二即2014年便于伦敦创立同名设计师品牌JUNLI,先后参加了伦敦时装周、米兰时装周,是第一位被米兰时装周全程赞助并排入官方日程的中国设计师。某国外杂志把JUNLI评定为“全球必将受到关注的7大设计师品牌”。但因为他本人太过低调内敛不太愿意宣传和接受采访,他的才华仅在圈子里被人认可,国内很多人对JUNLI还是不甚了解。

  《潮玩人类在哪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次将李隽呈现并放大在观众面前。第一期的比赛题目叫“Remake(重置)”:把一件旧衣赋予新的生命。李隽把JUNLI2016年米兰时装周的黑色马甲作为载体,再将当时秀场的信息、设计的图形图案、剪裁剩下的布料,重新拼贴到马甲上。这件命名“Memory2020(2020记忆)”的服装惊艳亮相,从长款无袖马甲变为长袖大衣,肩线重新拼接,单边开襟不对称设计,材质上用了部分男装少用的半透纺纱,很有中国古代服饰的味道。用全新的样貌,诠释了什么是“重置”。在节目中,除了作品概念的强项突出,我们还能捕捉到设计师李隽更多的表情面容。看动态的他,颜值高、年轻,还是CASTER(卡斯特)街舞团的专业舞者,会跳舞的很多,但专业的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正如李隽所言:“自己的服饰在人体行进过程中展示出的动态,离不开舞蹈给我的启发。”但他身上却难得地沉淀着中国人的儒雅和从容,因此他的服装,也是以静谧的观察者为角度传达其冷静锐利的设计理念。他像一个久经世事的老者,这得益于他跟随不同文化本源学习,在不同领域,勇敢进行诸多探索和尝试,最终笃定的人生方向。对东方文化的认同和审视,是李隽作为刚崭露头角的设计师身上,最为珍贵的品质:在考究的意大利进口丝质面料上,隐隐闪现着翠竹纹理设计,有西方时装的现代前卫,又保留了东方的魂;歌颂中国女性贤淑品质的兰花,代表中国大丈夫气节的翠竹……这些东方意向都被李隽融入到设计细节中。所以,温和的表象下,他的服装还蕴含着一股爆发力,常常在不经意间,以极致的美感冲击你的视觉神经。既忠实地认为剪裁是服装的灵魂,也探索着无限边界和可能性,在概念和成品之间的技术壁垒,他努力寻找着平衡。就像他用三个词定义自己一样:坚持、克制和分裂。“设计是有灵魂的,是一切语言的源头。”李隽会说出这么感性的话,你不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今年的秋冬系列灵感始于深赖昌久的作品《鸦》,依旧秉持着克制之美的设计手法诠释人们内心深处的孤独,并以此孤独的情绪转化成独立的自我之美:静夜里的群鸦像极了喧嚣过后黎明时分熙攘的人群,将人形倒影与流鸦的影子结合,制作出了下一季似人似鸦又似云的图案,分别以印花或提花的方式呈现在了不同的单品之上,令人期待。

  他的作品是怎么样的,他的人往往就是什么气质的。反过来,我们先看到李隽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的作品也正是他个人气质和思想的延续。

  以男装设计起家,2019年春夏开始涉及女装,是为了取得设计与商业中间的平衡:“建立品牌的初衷就是为了做我想做的设计,传递我想表达的内容,但商业层面必须有足够的现金流去支撑品牌运营,这是对我这样一个有设计执念的设计师来说非常大的困难。所以最终决定开发女装系列,来填补男装市场太小而无法扩大销售规模的状况。”至于今年春夏系列首次将男女装合并,李隽坦言其中的心路历程没外界想象的那么复杂,完全是顺势而为:“疫情之前男装的展示都在巴黎举行,计划也是按照巴黎时装周的日程排定的。而国内目前还没有男女时装周之分,时间表较巴黎男装周的时间晚了两个月。疫情的影响导致无法出国,所以最终才决定将男女系列统一合并到上海时装周的日程里一起发布。”

  一个品牌的问世很简单,服装专业背景出生,创立一个工作室。但打磨一个品牌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品牌从2014年到2021年,仅仅7年的时间还太短,目前买手店在60家左右,规模尚可,可想而知一路走来,李隽也是披荆斩棘。除了自身品牌的设计,他还参与了多个联名系列:2019年9月与法国百年定制品牌DORMEUIL(多美)发布联名胶囊系列,今年3月作为阿迪达斯运动经典系列合作计划“SUBSTAN(本质)”特邀设计师,合作设计环保单品等。聊到跨界,一向话不多的李隽明显来了兴趣:“胶囊系列是相对其他项目来说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这个项目本身的魅力在于从面料出发。和一家百年面料公司合作去重塑一块已经拥有半个世纪历史的优质精良羊毛面料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他向来热衷探索面料和剪裁的无限可能,有这样的合作绝对全力以赴。但其实设计以外的工作,他也全身心投入。“我可能没有太固定的一天的工作日常。作为独立设计师几乎要参与和落地一个品牌的设计开发、销售生产、市场媒体推广等等所有工作。所以每天任何状况都需要发生问题当下解决,不论什么时间都是。”他坦言未来2个月的工作都已排满,休息,是最奢侈的。

  之前上海、伦敦和米兰三地跑的他现在把上海作为了主战场;疫情前是以欧洲市场为主的男装系列,现在则是以国内市场为主的男女装系列。聊到心目中理想的事业蓝图,沉着清醒的他依然不夸海口:“我是一个不太容易满意的人,永远还有很多新的想法和想做的事没有完成。希望之后能有更多不同载体的作品问世吧,创作是没有尽头的。”